江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购物 >

指向你的刀锋 32

时间:2019-10-29 19:22:43
指向你的刀锋 32

  “哈哈哈哈!”阿修嚣张的大笑,声音里满是轻蔑。“怎么样?”
  “请不要高兴的太早。”弗拉基米尔仍然是一副优雅无比的微笑,看起来并没有把刚才的失败放在心上。
  “看来我还要再蹂躏你一次,”阿修皱起眉头,指间黑焰轻动。“才能使你那恶心的微笑消失吧?”
  “呵呵呵呵……”弗拉基米尔笑而不语。
  【“那么下一场比赛将会决定总决赛的名额吗?亦或是‘深红吸血狂爵’选手能力挽狂澜?请让我们拭目以待!B组决赛的第二场……”】
  【Action!】
  第二场比赛,从前三十秒的势均力敌之后,阿修渐渐开始压制弗拉基米尔起来。
  当限定为九十秒的比赛时间过了七十多秒的时候,阿修所操控角色的体力比弗拉基米尔的要多上一半!这样下去,就算弗拉基米尔能撑到时间结束不被击杀,也会因为体力值偏少而被判定失败。
  又是一秒秒过去,时间还剩下最后十秒,双方的差距仍无变化。弗拉基米尔的女性粉丝们,和那些把赌注压在弗拉基米尔身上的赌徒们几乎都要扼腕叹息了。
  最后七秒!
  你完蛋了!阿修眼中闪过一道锐利,他搓动摇杆按键准备发动最后一击。
  【Heavy unique skill】荧幕上出现了“必杀重击”的图示,如此看来,阿修是想确保万无一失的击杀对手。
  【“Black drive slaying(黑驱连闪)!”又是和刚才的破防连技时一样的必杀重击,白发少年全身黑焰汹涌,左手掌心黑色气焰炸裂,他如同流星一样,拖动着长长的黑色轨迹冲向前方。】
  【Heavy unique skill】荧幕上又出现了“必杀重击”的图示,这一次是弗拉基米尔所发动的,这是他的最后一搏吗?
  最后四秒!
蠢货!就算这样你也赢不了!因为时间不多了!

  混蛋……阿修咬着牙齿一拳砸在Y-BOX361的机箱上。
  “如此看来,这一次倒是你笑不出来了。”弗拉基米尔得意洋洋的轻笑道。
  “像你这样靠时间结束和偷取体力获得胜利的卑鄙之徒……”阿修瞪着眼睛吼道。“有什么好得意的!”
  “哦?什么方法倒是无所谓……”弗拉基米尔笑的更欢了。“只要看到你吃瘪的样子我就会觉得很开心~”
  **的……此刻的阿修,实在想用黑色拳刃或钻头给弗拉基米尔笑脸上开个洞。
【“那么下一场比赛一定会决定总决赛的名额了!能够晋级的人是谁呢?到底是‘漆黑火焰使徒’?还是‘深红吸血狂爵’?请让我们拭目以待!B组决赛的最后一场……”】
河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d4e0ec;" />  台下的观众欢呼声们达到了高潮,在双方都是一比一平局的情况下,最后一局完全会是决定一切的战斗,这也让他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比赛开始!”】
  会场后方的某处。
  “这样的发展……”福特教授看着水晶荧幕上最后一场比赛的读取画面,推了推眼镜担忧的问道。“不会有什么差错吧?”
“放心吧教授,”博恩双手在符文流动的机械水晶板上迅速的敲打着。“我之前编写的引导程序,是完全针对这种情况而作用的。”
  “但愿如此……”

  【Action】——
  瓦罗兰科技博览会会场中心的巨大荧幕如是显示着。由于正在播放B组决赛的最后一场,这个巨大的荧幕在此刻集聚了数千人的目光。
  但是会场中,有两个人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荧幕上,而是在窃窃私语。一个人是完全没有太大兴趣,另一个则是认为比赛结果没有任何悬念。
  “你说什么?”泰隆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惊讶。“暗箱操作?”
  “是的。”杰顿嘴里叼着烟,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向朝杰斯训话的凯特琳。“所有的一切,都是被人所计算好的……”
  泰隆皱眉,杰顿的这句话让他想起了在地下道的时候图奇曾对他说过的。
  “丝毫不漏。”杰顿又补充一句。
“你不是还想拿额外补助吗?”泰隆眼神古怪的看着杰顿。“祖安一道临时跨界命令……不,我看该算是请求……这就使你放弃了比赛资格?”
  “原因有二。”杰顿低语着伸出两根手指头。“一,欲擒故纵。这里的内幕,诺克萨斯方面并不知情,福特教授所告诉我的,跟我自己推理的大部分都对不上号。而且……他们似乎真的不知道斯维因的存在。”
  “斯维因……”泰隆的语气不自觉提升了几个分贝,看到杰顿责备的眼神,他连忙环视四周,发现并没有被人察觉才松了口气。
  “我之前见到过他,就在海选结束之后‘上厕所’的时候。”杰顿眯着眼睛说道,仿佛又回忆到了那一刻。“那个腔调,还有那个魔力感应,应该是他没错,但是他没有留下任何可以保存的证据,所以应该是利用了魔法替身什么的。”
  “第一军部的高阶军官为什么要插手这件事……”泰隆看了不远处的凯特琳一眼,又看了在方台前大声呼喊的蔚一眼。“邀请皮城的协警员来这里已经够奇怪的了。”
  “看来在这场游戏里,”杰顿将沉思已久的推测说了出来。“他既不属于诺克萨斯势力,也不属于祖安势力。”
  “难道会是假面组织……”泰隆看向方台上正在于弗拉基米尔激烈对决的阿修,皱起眉头喃喃道。
  “假面组织?”杰顿抬手抽出嘴巴里的烟,轻声问道。“你是指刀锋假面?”
  泰隆点了点头。
  说到假面,听说昨天在黑钢铁道劫火车的似乎也是……杰顿把烟塞回嘴里深思。

  “你刚才说原因有二,还有一点呢?”
  “祖安给了我一点……嗯,算是补偿资金吧~”杰顿突然很开心的笑了,他伸手从衣服里摸出不薄的一叠钞票在泰隆眼前晃了两下。“啊哈哈哈哈……”
  真是个不靠谱的家伙……泰隆皱眉,那傻笑让他感到恶心。
  “你那是什么眼神?”杰顿开始不爽了。“你们两个小鬼要搞清楚在这里是谁负责你们食宿……而且还是在那么贵的物价条件下。”
  “等弗拉基米尔回来你再跟他说一遍吧……”泰隆耸耸肩冷笑道。“我感觉在他眼里我们都是他的义务奴仆。”
  “不过话说回来,弗拉基米尔这小子满有能耐的啊。我还算以前来祖安时玩过这种东西,所以有点操作经验。而弗拉基米尔……”
  杰顿抬头看向巨大荧幕,此刻的最终决赛进入了尾声。

  【Million unique skill】,【Million unique skill】。两个百万奥义字符在会场中心的荧幕上出现,比赛时间还剩下最后几秒,再看两位对战角色的体力值,都是处于三分之一的相等状态。这时两人同时释放百万奥义,无疑是要为这场对决画上终止符。
  【“Don't be afraid,you won't feel a slightest pain!” 血族王子全身卷满凛冽的血气,直直朝白发少年扑去。】
  【“All of them burn into ashes……”白发少年全身带动汹涌的黑焰,俯身朝血族王子冲去。】
  双方都是破除防御无视抓投的冲刺抓取技,在这种情况下同时发动,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血族王子将右手前伸,死死扼住白发少年的颈子;而白发少年也挥动右手,将黑色长剑贯穿血族王子的胸膛。】
  只能看到两者的体力一起迅速下降,直至——
  【KO!】响亮的终结声响起,这是有人倒下无法再战时才会出现的字符。
  而此刻的荧幕上,白发少年化作黑烟消散,血族王子也化作血池隐去——这是什么结果?
  【DRAW GAME】大大的平局判定字符在荧幕上出现。
  画面一黑,比赛被服务器终止了。台下一片嘈杂,没有人知道这个结果会被如何判定。
  【“各位,请等一下!这里刚刚收到了主办方的决定,关于刚才平局比赛的裁判……”】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生怕遗漏了半点信息。
  【“主办方拒绝加时赛,理由是为了不再让游戏比赛耽误宝贵会场展览的时间……那么B组的两位选手……”】
  这里已经有不少人隐隐猜出了结果了。
  【“他们都很不幸的被判定失败……”】司仪语气一转,接着说道。【“而A组的冠军,‘甜美点心’选手因为接连的好运,成为今天游戏比赛的最大赢家!”】
  站在角落处的“高大男子”一阵阵颤抖,扎克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好运,而图奇则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
  弗拉基米尔依旧是一副淡定的微笑,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而阿修也没有露出惊讶或愤怒的表情,无论如何,计划算是顺利进行了。或者说,这样倒是更加省事。
  倒是台下到处都是叫嚣谩骂:
武汉治婴儿癫痫的方法ight:24px;background-color:#d4e0ec;" />“开什么玩笑!”
  “那刚才那局的赌博该怎么办?庄家全吃光吗?”
  “太黑了吧!”
  “居然这么对待狂爵大人!”
  “使徒大人烧了他们!”
  “叽叽喳喳……”

果然如此……杰顿深吸了一口烟雾,眯眼想道。
  【“关于刚才那场比赛的赌博,当然是取消了,而且注金也会尽数退还给大家,请大家放心!”】
  这么一句话,十分有效的使得台下安静了不少。
  阿修依然是十分拽拽的从旁侧的楼梯走下去,头也不回的走向后方。
  而刚走下台的弗拉基米尔立刻被一大群女性观众围住,她们大部分都是祖安魔法科技大学的女大学生,年轻貌美且充满活力。
  “狂爵大人!给我签个名吧!”
  “狂爵大人!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狂爵大人!做我男朋友好不好?哇啊啊(被围殴)……”
  “叽里呱啦……”
  弗拉基米尔只能讪笑着摆手,他被这些狂热的“大姐姐”们围的死死的,根本无法走出人群。

  “看起来,弗拉基米尔陷入了麻烦之中呢……”泰隆幸灾乐祸的冷笑道。
  “这混蛋小鬼……”杰顿的神情上写满了嫉妒。“为什么会遇上这么好的事?”
  “好事?”泰隆挠了挠头无法理解,毕竟年轻。
  “弗兰奇!”一个充满活力的霸气女声嘹亮的响起。
  弗拉基米尔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感觉领子一紧,然后就被一股巨力拉飞了起来。
  “蔚…蔚小姐?”弗拉基米尔艰难的扭动脖子,看到朋克少女的背影。
  “那群家伙们太不讲理了,刚才那场比赛怎么能这样判定呢?”蔚拎着弗拉基米尔的衣领拖在地上,不顾粉丝群的惊呼,大步朝后台跑去。“我这就带你去把他们揍飞!”
  “那个……能先松一下手…吗?”弗拉基米尔翻着白眼艰难的叫道。“这样下去,我…我怕我是撑不到后台了……”
  “噢!松手。”
  “哇啊啊啊啊!”
  蔚紧拉着弗拉基米尔衣领的手突松开,然后脸色苍白的白发少年由于巨大的惯性惨叫着在地面翻滚了好几个圈,烟尘四起。
  “狂爵大人!!!!”看到心目中的小王子如此惨状,粉丝们尖叫不已。
  “蔚!!!!”凯特琳快要抓狂了,这丫头简直就是麻烦制造机。
“真可怜……”但是跟泰隆的语气完全不同的是,从他的脸上只能看到幸灾乐祸。
  “似乎觉得……”杰顿伸手扶着下巴的胡渣,眼睛里闪动着怪异的光芒,幽幽的说道。“这样也不错哦。”
  “咳咳!”注意到泰隆恶寒的眼神,杰顿慌忙咳嗽道。“总之……我们去跟弗拉基米尔会合吧,有些重要的事情还没告诉他呢。”

  片刻后,弗拉基米尔在留下虚假的联系方式后,好不容易的脱离了一众女粉丝群的狂热包围。
  “唉?你真的一点都不生气吗?”蔚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
  “真的没什么……”弗拉基米尔想想刚才的情景,心中一阵阵后怕。“真是承蒙关心了。”
  “那么扯淡的判定方式!换做是我的话一定要把会场给闹翻天了!”蔚抬起手挖了挖耳朵。
  “翻你个头!”凯特琳伸手揪住蔚的耳朵生气的说道。“我们就是专门来帮助祖安官方维护秩序的!”
  “哎!凯特,我开个玩笑而已啊~”蔚慌忙讪笑。
  “那么喜欢开玩笑啊?”凯特琳冷笑。“那么这一次工资评定我也跟你开个玩笑好了~”
  “啊啊!我错啦!”蔚装作哭腔朝凯特琳身上扑去。“你不会还记恨上次我偷你小熊内裤的事情吧?”
  “不要乱摸!”凯特琳红着脸大叫。“谁记恨……不是!谁、谁有那种内裤!”
“两位请不要闹了……”杰斯微笑着上前,试图拉劝两人。“别人都在看着呢~”
  “没你的事!”两个少女异口同声叫道。“一边去!”
  两根透明的箭矢同时穿透了杰斯的胸膛。
  “呃呜……”杰斯两眼闪闪发光,他缓缓蹲下伸手在地上画圈圈,一团看不见的阴霾在他头顶出现。“不管你们了……都去死吧……”
  “杰斯先生,请冷静点……”弗拉基米尔微笑着俯身拍了拍杰斯的肩膀,试图去安慰他。
  真是的,比我们的小队还要不和谐呢……泰隆心中暗郑州军海医院口碑好不好忖着,转头看向杰顿。
“真是赏心悦目啊……”杰顿看着两个扭在一起撕扯衣服、推搡肢体的少女,露出了猥琐大叔才会有的诡异微笑。
  这家伙……泰隆重重的叹了口气,十分担忧的想道:跟这些傻瓜混在一起我会不会也被感染啊。

  就在此刻,巨大荧幕传来司仪的声音——
  【“下面,我们要开始颁奖仪式啦!有请荣获冠军的‘甜美点心’选手上台!”】
  这么一句话,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镜头一转,钢铁巨人在群众们的惊呼下缓缓下蹲。与此同时,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方台底端也开始慢慢变形,逐渐升起一个高大的铁架扶手梯,梯子从方台通向钢铁巨人的肩膀。
  霜卫钢铁巨人……这样下去,是到了图奇和扎克手里吗?泰隆皱起眉头思索。祖安政府为什么要这么做?
  “之后告诉你关于这方面的原因。”似乎是看出来泰隆的疑惑,杰顿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道。
  “真羡慕那家伙啊……”杰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失落状态中恢复过来了,此刻的他一如既往的温暖微笑与白牙闪耀。“这台巨型机器人的研究价值可是相当高的!”
  “那么大的家伙,冠军怎么带走啊?”弗拉基米尔疑惑的问道。
  “驾驶。”杰斯竖起大拇指,微笑着说道。
  【“‘甜美点心’选手此刻已经来到了方台上了,这位身材高大魁梧的朋友看起来一直很腼腆。不过就是这个深藏不露的家伙凭借着实力与运气,成功的成为了本次比赛的冠军!让我们再次为他欢呼!”】
  “噢噢噢!”
  “那家伙运气太好了!”
  “如果去赌博的话,啧啧……”
  “羡慕不来啊!”
  “叽叽喳喳……”
  台下仍是一片嘈杂,虽然也有不满的声音,但毕竟大部分都是有文化素养的人,给予赞赏祝福的声音占大多数。
  “谢谢大家!谢谢!”“高大男子”不停的鞠躬,这样使得观众们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谢谢你们!”
  【“OK!亲爱的‘甜美点心’选手,虽然我不想打断你的热情,但还是请赶快登上你的‘奖品’,进入驾驶舱,从而完成这场颁奖仪式吧!”】司仪开始催促。

  “高大男子”缓缓转身,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迈步踏上铁架扶手梯。
  不一会,“高大男子”站到了钢铁巨人的肩膀上。扎克看见了在钢铁巨人正后方侧的颈子有一个小小的舱门,他们不假思索的钻了进去。
  “哇……这里比我想象中的要宽敞一些!”扎克进入驾驶舱之后,十分大意的把衣服拉开,解除了“高大男子”模式。
  对于扎克此刻的大意,图奇这一次并没有说什么,他俯身直接从衣摆里钻出来。
  整个驾驶舱大概有两米高,和数平米的底面积。虽说不大,但刚好容的下他们两个。驾驶舱前方是密密麻麻的操作仪器和显示屏幕,中间是一个金属座椅。只是,这个座椅的外形有点儿奇怪,比起来座椅更加象是个……笼子。
“图奇,我们把这台机器人卖了,”扎克似乎想到了什么,很开心的说道。“应该可以买好多好多面包,我们一起吃啊!”
  沉默的图奇没有说话。
  “嗯……还有爸爸妈妈。”扎克又想了想,傻呵呵的笑道。“还可以送其他人一些,这样说不准他们就会喜欢我了~哈哈哈……”
  沉默的图奇依然没有说话。
  【“请‘甜美点心’选手开始尝试一下驾驶机器人,首先让这个大家伙站起来给大家打个招呼吧!”】司仪的声音响起,在钢铁巨人驾驶舱内都能听得见。
  “唔……我看看这些是怎么弄的。”扎克钻进座椅里,试图操控巨人像司仪所说的那样给大家打招呼。
  扎克看到正前方有一个看起来十分显眼的按钮,红红的,大大的,上面还写着“启动”两个字。
  “是这个按键吗?”扎克不假思索的按了上去。
  “等一下……”一直不吭声的图奇突然说话了,他的眼睛里充满了焦虑。
  “滋滋滋滋滋滋!”难以名状的刺耳声音突然响起,从驾驶舱的顶端和侧壁出现了肉眼能见的电流。

 会场后台某处。
  “外接插入栓…没问题吧?”福特教授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似乎是有点紧张。
  “已经确认三次了,没问题的。”博恩两眼不离荧幕,此刻已经到了计划的关键部分。
  “图奇怎么还没下来?”福特注意到,反应图显示里还有一个无定样本以外的生命体存在。
  “不知道……但是如果他一直不下来的话,如此高压的电容波会把他活生生分解掉的,他可不像无定样本那样的体质……”博恩语气里带着几分担忧。“要提醒他一下吗?”
  “不管他了……”福特教授取下眼镜,顿了顿补充道。“如果他‘意外死亡’,我们倒是能省下一笔不少的经费。”
  博恩扭头看向福特教授,眼神里带着一丝难以被人察觉的异样。
  “继续吧,不要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福特教授擦拭镜片,把眼镜重新戴上。
  细枝末节……吗?
  博恩又把目光转回荧幕上,荧光照映在眼镜上,看不清他的眼神。
  会场方台后方,钢铁巨人缓缓站了起来,它抬起金属的大手有模有样向大家打起招呼来。而前方的观众们看到这一幕,纷纷挥手并且激情的欢呼,嘈杂声掩盖了一切细语。
  “好厉害啊……”杰斯昂首,看着打招呼的钢铁巨人不禁赞叹道。
  “厉害?你没见过这种场面吗?”弗拉基米尔记得杰斯明明是皮尔特沃夫有名的发明家。
  “不不,我所惊讶的是……”杰斯顿了顿兴奋的说道。“明明是从没见过的机器人,那个叫做‘甜美点心’的家伙居然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这么熟练的操纵起来。”
  看来,这台机器人……压根就不是手动操控的。杰顿注意到杰斯的话,心中默默想道。这么一来,整场游戏比赛存在的意义,我已经明白了一半了。还有一点……

  当然,会场上没有人知道,钢铁巨人的驾驶舱内,此刻正发生着十分危险的状况。
  “滋滋滋滋滋滋!”难以名状的刺耳声音突然响起,此刻已经不只是顶端和侧壁,这个驾驶舱里到处都充满了的可怕的电流。
  扎克仍然坐在牢笼一般的椅子里,强烈的电流顺着座椅的两端经过他的身体,耀眼的光芒照亮着整个驾驶舱。他还没从之前的喜悦中回过神来,不知为何就遭到如此可怕的事情。此刻,他的大脑承受着强烈的痛苦冲击而无法思考,他的身体忍耐着电波的灼热刺激而迅速抽搐。
  扎克无法动弹,也无法说话,尽管忍受着无比可怕的痛苦,但此刻的他却连哭喊都叫不出来。而不光是扎克,就连图奇也被驾驶舱内流窜的电流所波及。
  图奇龇牙咧嘴的感受着突如其来的痛苦,被电波撕扯的他感觉全身无法动弹,全身的神经就像被火焰不停烧灼一般。
  【“进入驾驶舱启动按钮之后,一定要迅速逃离,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图奇清楚的记着,那个带着平光眼镜的中年人类曾这么对自己说过。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图奇心中涌起一阵悔恨,他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迈不开步子。
  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按那个人所说的逃走?

  “图奇!”
  扎克突然大声吼着,他猛然伸出绿色的手臂,像橡胶一样伸长,一下子把无法动弹的图奇推出了驾驶舱。
  扎克……
  图奇被这股巨力推出了舱外,同时也摆脱了电流的吸附。
  他看到了舱内的电流比起之前更加疯狂的肆虐,他看到了绿色粘液的手臂在把自己推出舱门之后迅速断裂消散,他还看到了那个傻傻绿色粘稠物在电流之下露出的,一如既往难看的笑脸。
  缓缓在空中落下的图奇,在这一瞬间,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没有逃走的理由。而且之前在他心中涌起的悔恨,也在同时消失了。

  【“哗啦啦啦……”潺潺流水声,地下道一片漆黑。
  一个人形的巨大老鼠从肮脏的水沟里艰难的爬了上来。他抖了抖身上的气味难闻的污水,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眼睛里闪动着睿智的,不同于低等生物的光芒。】   
  就在这一刻,我明白了……

  【“别跑!给我站住!”男人的吼声。
  “打死那个怪胎!”男人的叫骂。
  老鼠眼中闪动着惊恐,双手捧着面包,一边啃咬一边逃跑,而在他的后面,则是一群拿着棒子和石头追赶他的人类。】
  我一直以来所追求的的东西……

  【“图奇,你很聪明,比起很多人类都要聪明……”男人说着,把成袋子的面包和金币丢到老鼠的面前。
  老鼠眼中闪动着难以置信,颤抖而肮脏的双手捏起面包和金币,无法言喻的充实顺着手指的触感直传到他的大脑。
  “希望我们以后还能继续合作。”男人捏着鼻子笑着说道,拿起厚厚的、泛黄的纸卷。
  老鼠从来没有想到,这些嚼起来口感差劲,而且又不能填饱肚子的纸张,居然能够换那么多食物,还有金钱。】   
  我一直以来从未拥有的东西……   

  【“哗啦啦啦……”潺潺流水声,矿灯照亮了这一段地下道。
  老鼠的眼中闪动着孤独与迷茫,他伸手扯了扯不算厚实的破旧长袍,从厚厚的纸堆里掏出一块脏兮兮的破布,盖在自己身上。
  矿灯熄灭,地下道一片漆黑。】
  就在刚才……

 【“你好!我叫扎克!”一大团绿色人形粘稠物裂着大嘴,怪异的笑着,发出憨憨的声音。
  “你好,我叫图奇。”老鼠取下头上的小钢帽,慢条斯理的说道。
  “你愿意做我朋友吗?”人形粘稠物瞪大“眼睛”,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当然愿意……”老鼠搓动双手,嘴角上扬。
  听到老鼠的回答,粘稠物咧开嘴巴发出愉悦的笑声。
  “我的朋友。”】
  被我亲手抛弃了。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