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吃信息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27

时间:2019-10-29 14:38:57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27

  我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也是让我无比的愤怒,趁着他砸在我肩膀上,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时候,拿起另一只手,狠狠的掰住他拿着钢管的那个手腕。
  接着我用力的一扭,在他的惨叫声中,那个钢管“嘭”的一声掉在地上,我刚刚卸掉了这小子的手腕。
  接着狠狠的一脚揣在了他的胸口,他的身子往后倒了过去。
  看到我动了,王萧他们的动作也丝毫不慢,一个个的提着板凳,或者酒瓶什么的,就开始往前冲了过去。
  而对面的,因为看到他们的大哥被打了,也都一个个红了眼的冲上来,两伙人眨眼汇聚在一起。
  场面顿时失去了控制。
  虽然对面都是一些小混混,但是和我来的这些兄弟,大大小小的架,也打了不少了,再加上之前都喝了一些酒,一个个也像是没命一样的挥动着手中的武器。
  更有甚者,直接上去抱住对方的一个人,摔倒了开始滚着打。
  在这些人里,最引人注目的应该是旭天阳和王萧了,旭天阳那小子,仗着力气大,而且皮糙肉厚,他那两米多高的个子,几乎都不怎么躲的。
  一般人打在他的背上,他只是皱一下眉头,接着提起他那碗口大小的拳头,直接一拳砸了上去,那个小子就肯定惨叫着倒下了。
  而王萧,他则不是那种硬碰硬,他的动作很快,而且反应能力也很强,在大多数人打到他之前,他就已经帅先出手,把对他有威胁的人给放倒了,而且他出手,绝对能让对方失去反抗能力。
  所以,倒在他面前的人,并不比旭天阳少。
  看到这两个煞神在,对面的人的眼睛中,逐渐的浮现出了一些恐惧的神色,开始有人往后退,而在王萧和旭天阳身边,除了躺在地上的人,更是没有一个敢接近。
  对面的人失去了气势,而我们这边的人,却越打越凶,一个个就好像是打了激素一般的向对面的人死追猛打着。
  “废物,一帮废物。”李希刚刚从地下起来,骂了一声,又被我一脚踹翻在地上。
  “答应我,以后不要在闹事。”我没有管别人,而是直接踹在李希的胸口上,冷冷的对他说道。
  “你……”李希显然不服,毕竟被一个中学生打倒,还是踹在胸口上,这说出去,他应该也不用混了。
  “不服气是么?”我说完提起一旁刚刚她掉在地上的钢管,拿了起来,在他的目光下,狠狠的砸到他的胳膊上。
  “咔嚓”一声,整个场面上,突然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我,眼睛中带着一些不可思议。
  我看到,李希那被我砸到的胳膊,软软的放在地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力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的这条胳膊算是废了。
  我冲他笑了一下,“让你答应我,你不,那就只好给你长点教训咯。”
  我自认为这个笑容应该是很平和的,但是后来听王萧告诉我,我当时的那个笑容,在配合上我手里的钢管,和躺在地上的李希,十足的恶魔的微笑。
  阴险,冷酷。
  李希在那里浑身都因为疼痛,而有些抽搐了,他的脸上全是痛苦的表情,满头是汗。
  “看吧,以后你没这个能力来闹事了,”我冲他说完,把手中钢管丢到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然后转身,向张哥走去。
  刚刚在开打的时候,我就看到,张哥没有动手,而是一直在我旁边看着。
  而我刚刚最后打断李希胳膊的那一下,也是做给张哥看的,要不放在平时,我肯定不会这么狠心的,最多教训两下就放了他。
西安去那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但是现在不同,大哥原来的好兄弟,张哥在。
  而张哥,明显是知道一些大哥当时的事情,打断了李希的胳膊,除了帮张哥解决了这个麻烦以外,我还有一个目的,震慑,和宣布!
我要用自己的动作来告诉张哥,我有能力为大哥报仇,而且,大哥的仇,我非报不可。
  没有人能理解,大哥的死,对我造成的影响有多大。

  张哥看到我的动作,对我摇摇头,“小七,哪天你有空,一个人,到我店里来一下吧。”听到他的话,我表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点了一下头,但是心里刚刚的阴霾却全部一扫而光。
  张哥之前说的是,让我想好了之后告诉他,只是给他打电话,而现在却说让我来找他,这态度明显的变了。
  虽然我不是一个狠心的人,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刚刚下的狠手,确实有了一些效果,毕竟如果想要在道上立足,最起码的一点就是,要心狠!
  说完张哥就想往回走,但是突然他的步伐停了下来,又看着周围,皱起了眉头。
  我顺着张哥的目光看了过去,在大概距离我们百米开外的地方,突然密密麻麻的涌来了一大堆的人。
  我只是看了一眼,粗略的估计,最起码得有三四十人。
  “我操。”我骂了一声,现在来的人我可不会认为他们是来吃烧烤的,而且张哥皱起眉头来证明这些人不是他叫来的,联想起刚刚我想到李希在等人来了在开打,我敢肯定这些人是李希的援军。
  看到了这个情况,张哥果断的对我说道,“来不及多说了,你们走吧,我在这里挡着,我在这个区也认识几个人,而且刚刚的事情,我没有出手,待会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我看了一眼张哥,然后又看了一下那些涌来的人,这么一眨眼的功夫,距离我们已经只有七八十米了。
  我咬牙,情况危急,已经来不及多想了,我立刻大声说道,“萧哥,对面人多,你和家辉快点带着兄弟们先撤。”
  显然大家都看到了对面援军的到来,之前还追着对面的那些人打的兄弟们,也都不是傻子,不过看到我们几个带头的还没走,开始有些犹豫的看着这里。
  “还特么愣着干嘛,快跑!”我大喊到。
  我的这一声下去了之后,终于有兄弟开始往街道的另一边跑了过去,一个人一动,大家都动了起来,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段距离,如果我在这里再阻挡一下,他们安全的跑掉应该是没问题吧。
  而我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自己要跑。
  而且李希是我打断手的,如果我跑了,他们抓不住我,肯定会拿张哥来出气,从刚才李希一点点都不把张哥放在眼里可以看出,张哥一个人留在这里看到是凶多吉少。
  张哥小时候就那么照顾我了,而现在我惹下的麻烦,怎么好意思让他来替我买单,所以我不能走,我必须留在这里殿后。
  不过,仅仅过了没几秒钟,我就看到王萧,旭天阳他们也没走,还站在那里,一脸决然的盯着我。
  “我操,你们还站着干嘛,都特么的给我跑。”看着他们不走,我焦急的吼道。
  在我喊的时候,我眼睛的余光,甚至能看到那些人手中提着明晃晃的砍刀,他们现在距离我们大概只有五十米左右了。

本来是想让他们快点跑的,可是我的这一声吼完了,效果却出乎我的意料,不但王萧他们没走,甚至之前那些已经跑了的兄弟们,也一个个的站住了,回过头,眼神复杂的看着我,甚至有的人,脸上明显的带着愧疚之色。
  他们应该都明白,我是在这里要替他们断后。
  “七哥,你特么你这是什么意思!”王萧眼红红的盯着我,冲我吼道,“你把我们当不当我们是兄弟,刚刚事情是我们共同惹下的,现在对面人来了,你就赶我们走了?”
  王萧咬着嘴唇,看到我没有说话,也怒了,“你他妈在说一声让我们走试试看,把不把我们当兄弟,兄弟,就是应该不离不弃的!”
  我看到王萧的这个样子,内心似乎触碰到了一些柔软的什么,没有接着说话。
  而王萧的话音刚落,其他人也一起喊了起来,甚至之前有些跑了的兄弟们,又回过,“七哥,我们是兄弟!”
  “我们不走!”他们一个个双目通红的看着我。
  刚刚感动了一小下,周围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的人,重新把我拉回了现实。
  “可是他们有砍刀,而且刚刚我把那小子胳膊打断的,这次他们人多占了优势,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
  看着眼前的这些兄弟们,我在乎他们,他们既然跟我混,那我就有义务保护好他们,这帮兄弟们任何一个受伤了,都是我及其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在这里,除了我以外,就是以王萧为首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王萧主动站出来说话道,“有砍刀怎么了?特么的有砍刀咱们兄弟也共同面对,咱兄弟啥时候怕过,就刚刚那句话,我们是兄弟!”
  其他人没有说话,但是从他们的表情来看,明显是和王萧一个意思,在这里宁死不走。
  我看着他们,无奈的拍拍自己的脑袋,又耽误了这么一会而功夫,那些人已经到了我们的附近,现在在跑肯定是来不及了,而双方的战力,很明显的,我们是拍马也比不上他们的,这留下来纯粹是送死。
  “你们这帮家伙。”我看着他们,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既然跑不掉了,那么……
  我突然抬起头,眼睛里带着坚定的神色,有这么多好兄弟支持我,我还怕什么,“好,今天咱们兄弟既然在这里了,就共同看看来的是什么牛鬼蛇神,大不了,死也死在一起。”
  “这才是我们的七哥。”王萧说完和我对视了一眼,然后又看看这四周的兄弟们,我们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把刚刚紧张的气氛完全给拍散在空气中。
  这一刻,在我们的眼中,没有那些手持砍刀,将要到来的家伙,也没有什么因为将要开战而有的恐惧感,只有彼此的身影倒影在对方的眼中,只有浓浓的兄弟情义。
  对!我们有兄弟陪着,我们彼此的心,完完全全的拧在了一起!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耽误,对面的人已经到了我们的眼前,而李希被人给抬了起来,现在头上依然因为疼痛,而满头是汗。
  不过在他的眼中,我却看到了满是恶毒的神色,我刚刚的那一钢管,或许就能让他的那条胳膊,这辈子都不能正常使用。
  此刻他对我的怨恨可想而知。
  看到我看着他,李希张口说话了,他因为疼痛,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把那个小子的一条胳膊,不,两条胳膊都给我卸下了。”
  “好的,希哥,没问题。”新来的人里,一个长着鹰钩鼻子的家伙说道,看他的样子,他应该是这伙人中带头的,说完后他摸了一下头发,然后抬起头盯着我。
  他的目光很阴翳,他的眼神接触到了我之后,我就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这个人,如果去拍电视,不用他来装扮,不用化妆,直接原型上去,就是那种满肚子阴沉的家伙。
  “希哥的胳膊是你打断的吧?”他开口说话了,声音很沙哑,就好像是那种用尖锐的东西刮在金属上的感觉,如果是半夜听到,肯定很多人都会感觉到毛骨悚然。
  他问完,我正打算开口的时候,突然旭天阳在一旁说话了,“那个家伙的胳膊是我打断的,和七哥无关!”由于他那两米开外的身高,再加上他的大嗓门,一下便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力。
  “天阳……”我皱着眉头冲旭天阳喊道。
  刚刚我打断李希的胳膊这件事,可以说是在这里的所有兄弟们都看到了,而旭天阳站出来说李希的胳膊是他打断的,傻子都能看的出来他是为了我,想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
  而周围的兄弟们也都纷纷喊道,“他的胳膊是我打断的,和七哥没关系。”
  这在平时躲之不及的事情,现在居然都争先恐后的抢着。这帮傻子,我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了,难道他们不知道,打断李希手臂的人,会待会被特别照顾么!

  一人做事一人当,而且当时我动手的时候,对面的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也逃不掉,我也没想逃掉。
  我抬起手,微微的挥动了一下,示意他们先不要吵,既然我都站了出来了,就肯定心里有了想法,我不是傻子,不会白白送死。
  既然这是在金凤区,那么曹维东的名字,应该能震慑住绝大多数人吧,如果待会实在不行,就把曹维东搬了出来了。
  刚刚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个声音难听的男子,却一直都盯着我看着,眼睛都没有转一下,“啧啧,化中是在龙山区吧,什么时候龙山区的这帮家伙,来我们金凤区打人了。”
  虽然他的每一个字,都好像如同一只乌鸦在那叫唤一样,可是偏偏场中在他说话的时候还一片安静。
  “我们只是来吃烧烤的,可是坐在那里就有些人要赶我们出去,你说,不动手,还等着被人打啊?说起来,我们还算是正当防卫呢。”我呵呵一笑,看着他就好像是在阐述一个正常的事情而已,没有任何如临大敌的感觉。
  “哦,那么还把你们冤枉了呢。”他的眼睛肿突然冒出了一些凌厉的神色,刚刚那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又再次出现。
  不过我却没有什么反应,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但是我的语气也开始重了起来,“没有,我只是想说,他现在这样,是咎由自取,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哼,他是不是咎由自取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一个龙山区的小子,来到我们这里,而且还打了我的人,既然你刚刚动手了,那就一定做好了现在被打回去的准备了吧。”
  “没有和解的可能性?”
  “和解?”他看了我一眼,眼中散发出一丝嘲笑,“和解也行,你自己打断两条胳膊,然后跪在这里,说声对不起,算是给我哥们赔罪,这样就饶了其他人,怎么样?”
  他说完的时候,他身后的人,都开始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听完后却认真的点点头,“看样子,你真的好仁慈啊,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那么我这里的兄弟,你是打算一个都不放过了?”
  “那你觉得呢。”
  “哈哈哈。”我突然抬头大笑了起来,我一笑,周围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似乎是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辽宁治癫痫的好医院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你应该是以前跟麻杆混的吧,我见过你。”我对着对面人群中的一个小子说道,他站在那个说话难听的男子背后不远处的地方,我看到他很多次想要说话,但是似乎是不敢开口,又忍住了。
  所以我之前本来想说出曹维东名头的,但是现在想想,干脆用麻杆的名字吧,杀鸡焉用牛刀,能不用曹维东的名字,就尽量不用,因为我现在用他的名号,就等于是在无形之中又欠了他一个人情。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肯定会想的把这个人情还上,而对麻杆就不用了,那小子天生和我不对头,甚至我们之中有过矛盾,他的名字,不用白不用!
  听完我的话,那个声音沙哑的男子回过头去看着他的小弟,“你认识他?”
  那个小子急忙说道,“鑫哥,他是……”说到这,他又看看四周的人,可能怕动摇人心,把声音故意压低,不知道说着什么。
  听完那个小弟的话,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然后看着我,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你是金碧辉煌的七哥?”
  他的口音中,带着难以置信,似乎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穿着校服的学生,居然摇身一变,成了金碧辉煌里的七哥。
  “我原来是在金碧辉煌呆过。”
  听到我肯定的回答,他的脸上的表情不断的转变着,似乎在挣扎犹豫权衡着什么,最终他脸上的表情转变成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意,“原来是七哥啊,刚刚兄弟不懂事,得罪七哥了。”
  我听到他的口气转变,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稍微遗憾的是,最终还是因为曹维东的面子。

  没想到那个小子居然也认识我,我只是见过他一面,然后就在没见过,应该当时他就不跟麻杆了吧,而且当时周博教我的,让我努力的记住所有的人,我才记住了他。
  “恩,没事儿,刚刚我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确实下手有点严重了。”
  “没有,七哥,你这是正常,如果我早知道他得罪七哥的话,肯定把他的两条腿都给敲断了。”
  我不想再和他纠结这个问题,“这里的老板,是我的哥哥,以后,希望哥们别来找他麻烦了,行么?”
长春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比较正规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七哥,你都开口了,这是必须的,以后谁敢动这个店,那就是我王泽鹏作对!”
  “恩。”我点点头,我知道,他是在告诉我他的名字,让我以后在曹维东那里帮他说些好话,毕竟在这个区,曹维东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霸主。
  在这里我怀疑派出所所长说话都不会有他好使,毕竟哪个派出所所长都不可能做到能够封锁整整一条街的,而曹维东做到了,在这个区的混混里,他绝对是那种说一不二的教主性的人物。
  “好啦,也很晚了,我和兄弟们都该回去了,鹏哥,你们还要在这吃烧烤?”我看着对面那些人问道。
  “七哥说笑了,那我们不打扰七哥了,记得帮我替东哥问好。”王泽鹏对我说道,说完之后,他的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状态,转过头,对小弟冷冷的说了一声,“扶着李希走。”
  看着他们走了之后,我身边的这些兄弟们,一下活跃了起来,在那里七嘴八舌的议论道。
  “七哥好厉害,居然连那些拿着砍刀的混混都能给吓走。”
  “是啊,七哥原来不只是我们学校的七哥,还是一个金碧辉煌的七哥。”
  “金碧辉煌我去过,那绝对是上档次的地方啊。”
  毕竟这种在人数绝对的劣势下,还能够只是凭借身份把社会上的小混混吓走,甚至对面的人都讨好的叫七哥,这对任何一个高中生,都能说是心中的偶像了。
  看着他们眼睛中浮现出来崇拜和热血,我无奈的耸耸肩。
  旭天阳原来是一直在金碧辉煌跟着我的,对这些倒是都了解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毕竟我当时在金碧辉煌也算是行事果断,甚至包括其中的好几次动乱和事情,都是我解决的。
  而王萧,这个时候也忍不住了,“七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的,背景这么大,金碧辉煌的七哥,真不够兄弟,之前还一直不告诉我,我操,我发现我绝对是个天才啊,居然在你当时那么低调的时候就认你做大哥了,哈哈。”
  看着王萧自己得意的样子,我白了他一眼,从他头上敲了一下,让他在那种自己幻想中走了出来,“你先去带着兄弟们回吧,我还有点事先问一下张哥。”
  王萧听到我的话,看着我,在我的脸上他看到了认真的神色,也是把刚刚那种嬉皮笑脸的样子收了起来,冲我点点头,然后去招呼兄弟们走了。
  旭天阳倒是没有走,我看向他的时候,他挠挠头,“七哥,我陪你,我不走!”
  我看着旭天阳的样子,也没有强迫他,转头冲张哥说道,“张哥,你看……”
  张哥看了我一会,转身往店里走去,他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和你的那个兄弟进来吧,外面冷。”
  我和旭天阳跟在张哥的后面走了进去,之前我们吃剩下的东西还放在那里,而凳子很多都被拿了出去,张哥吩咐了一声让店里之前的一些服务员去收拾的拿一下,然后没有停下脚步接着往店里有个小门走了进去。
  “小七,你进来吧。”
  我知道张哥应该是要告诉我关于大哥的一些事情了,旭天阳很自觉的随意找了个凳子坐下,拿起一瓶酒没有进来。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