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 >

瓦洛兰的光 18

时间:2019-10-29 20:14:20
瓦洛兰的光 18

第十八章 商谈

嘉文走在大街上,不断有人和他打招呼。

“这不是皇子吗?”一个老婆子惊喜地说道。

“你好。”嘉文很有礼貌地回应。

“皇子可真是一表人才啊。”老婆子不住地称赞,然而嘉文只想往前走。

“哪里哪里。”嘉文说着想从老婆子侧边穿过去,逃离这是非之地。

“皇子,听说盖伦被无罪释放了。看你这方向,恐怕就是去找盖伦的吧。”老婆子扭着身子,挺着胸脯一下子就挡在了嘉文的面前。

“没错,盖伦是被放出来了,先知已经证明了他无罪。”嘉文特地加重了“无罪”。

“无罪?”老婆子怀疑地盯着嘉文,甚至夹杂着一丝鄙夷。

“你在怀疑先知吗?”嘉文厌恶这种对话。

“我怎么敢怀疑先知,我可是听着先知的故事长大的,伟大的先知伟大的阿基米德。”老婆子望着天空,双手合十,然而又一下子严厉起来:“可是先知不见了,我们的先知我们的智慧不见了!”

“先知太累了,回他的故乡了。”嘉文对这盘问似的口气,努力保持冷静。

“先知的故乡?德玛西亚就是先知的家。先知在这儿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一定是你们,你们为了救盖伦编出的可笑的谎话。哦!我的先知呐!”老婆子时而哭像时而泼妇状地指着嘉文:“别以为你是皇子就能为所欲为,德玛西亚是公正的,还我们的先知!”

好奇的人越来越多,纷纷围了过来,居然也被老婆子的义愤填膺所感染,不时对嘉文指指点点,若不是碍于嘉文皇子的身份后果恐怕就无法想象了。

“先知的确是回故乡了,他知道盖伦的事,特地留下一个魔法球来证明盖伦是无辜的。”人越多,嘉文反而越冷静。

“那魔法球呢?”一个长相粗犷的人说着,露出一丝兴奋,或许为自己的机灵感到自豪,毕竟眼前的人是他高攀不起的嘉文。有了这件事,能在赌场里吹嘘好一阵子。

“在法院里。”

“一定是串通一气!”一伙人对着嘉文指指点点唉声叹气。

“够了!”嘉文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所有人都闭上了嘴:“你们好好想一想!到底是谁替你们去打战?你们在享受和平的时候,盖伦却在战场上拼杀。而你现在却不相信盖伦,那你们和那群卑鄙的诺克萨斯人有什么区别?先知的智慧能够感染你们,难道盖伦的勇毅不能够让你们信服吗?去问问你们的当兵的孩子,他们追随的将军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现在我要去找盖伦,你们愿意跟来就来吧!”嘉文一下子冷淡下来。

嘉文冲出人群,恶狠狠地扫了老婆子一眼,哑巴似的老婆子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脸上布满了惊恐,目送嘉文高大的背影远去,黄金铠甲是如此耀眼夺目!

“你喜欢菲奥娜吗?”小凯一边看书一边问。

“书里有这个吗?”盖伦故意笑了笑,有点牵强,因为他也不知道答案。

“书里没有,我觉得你心里有。”小凯掀起一页纸又放下。

“你说话怎么变得和先知一样了。”小凯默不作声,盯着盖伦看。

“好好,别再这样看着我了,我只是把她当作妹妹一样看待罢了。”盖伦感觉这个是最好的答案。

“全天下的女人都是你妹妹?”小凯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拉克丝和菲奥娜还有波比,以后或许会有其他的。”

“那个女人呢?”

“哪个……”

“脸上条疤,用飞刀的,还有,头发很长,臀部很翘。”小凯一本正经地说。

“你怎么会想到她?”盖伦心里咯噔一下,卡特琳娜飘逸的长发浮现在他脑海里。

“我觉得你当时的反应很奇怪而已。”小凯的眼睛不再盯着盖伦。

“怎么奇怪了?”盖伦有点心虚。

“你没有使出全力,虽然你动作很快。”

“你觉得我会喜欢一个要杀我的人吗?”盖伦没有去解释。

“如果那个女人也舍不得杀你呢?”小凯再次盯着盖伦,换了一种探索真相的侦探的敏锐眼神:“你和那个女人其实不相上下。”

小凯是暗示卡特琳娜也手下留情了,否则就不会是那个局面了,盖伦想。卡特琳娜看着盖伦手中匕首的那一刻,那种眼神,盖伦其实一直难以释怀。

“那把刀是这么回事?”

“这是一把普通的刀。”

“怪不得不会变成蛇,是她送你的?”

盖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捡到还是抢到还是别人赠予的,盖伦也讲不清了。只是,盖伦一直没舍得扔掉。

“我忘记了。”盖伦敷衍着,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惆怅。小凯也看见眼前的盖伦的模样,便也放弃了追问,继续翻着书。

“嘉文哥哥你来啦?是找我哥的吧。”拉克丝看到嘉文,脸色不是特别好看。

“恩。”嘉文望了一圈院子:“你哥呢?”

拉克丝对嘉文没有习惯地称赞她变漂亮感到奇怪,

吃什么可以控制癫痫xt-indent:2em;">“哥哥在书房里,就那儿,你知道的。”拉克丝指了指走廊尽头。

“恩,麻烦了。”

嘉文立即往书房方向走,拉克丝越发觉得奇怪,怎么最近一个个都那么阴阳怪气的,这不才几个月没回家么?

咚咚咚……

四川那家羊角风医院最好">“盖伦?”

“嘉文?”盖伦打开门:“你怎么来了?”

“有事和你说。”嘉文没等到盖伦邀请就直接进屋了,盖伦看得出他很急。

“怎么了?这么急。”盖伦关上门。

“这……小凯?”嘉文指着小凯。

“有何贵干?”小凯躺在桌上反问道。

“嘉文,没事的,你说吧。”盖伦看出了嘉文的顾虑,但是这么多天的相处让他逐渐相信了这个小家伙、这个小大人。

“听说你的军队离奇失踪了?”嘉文坐了下来。

“没错,一点痕迹也没留下。”盖伦旋即也搬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

“听说你遇到了一棵大树?”

“那个是我爷爷,是树神!”小凯不屑地说道。

“树神?”

“小凯没撒谎,不过这次失踪和他们没关系。”盖伦端正坐姿:“其实我一开始觉得是卡尔萨斯干的。”

“卡尔萨斯,那个死亡歌颂者?”

“没错,不过我怀疑可能不是他干的。”盖伦说道:“至少不会不留痕迹。”

“没错,不过你知道吗,先知提到了未知的危险,一个未知却又已知的世界。好吧,其实我根本弄不懂那该死色世界是个什么东西。”嘉文把手搭在膝盖上,人往前倾。

“和嚎叫沼泽有关?”

“或许,不过先知让我们去艾欧尼亚,那里有许多强大的巫师,或许我们能从那儿得到一些信息。”

“所以你打算?”

“我们来一次冒险吧,就像小时候一样。”嘉文似乎有些兴奋。

“好是好,可你是皇子我是将军,国王会这么容易放我们出去?”

“我已经和父王交代过了,他那方面很赞成。”说这话的时候嘉文脸上闪过一丝疑虑。

“你不觉得奇怪?”

“一开始我也觉得奇怪,但是我们毕竟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过。”

“说的也是!”盖伦也兴奋起来了,他觉得眼前的谜团能够解开了。

“就你们俩去?”小凯问道。

“放心,我会把你也带上。”

“我不是指这个。”小凯望着嘉文。

嘉文咳嗽了一声:“好吧,其实菲奥娜也去。”

“什么,她也去?”盖伦显得有些为难。

“有什么问题吗?其实这是先知交代的。”

“不不不……没什么,她会是个好伴侣。”盖伦口是心非:“那么什么时候出发。”

“越快越好,先知老是提到时间不多了,让我寝食难安。”

“那就明天吧,今天我就收拾一下。”

“好!就这么决定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