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八卦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07

时间:2019-10-29 19:54:25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07

  “今天你来是有目的的吧?”我看着旭天阳,向旭天阳问道。
  “七哥……,我错了。”旭天阳不等我去询问,就小声的说道,“这件事你不问了好不好。”。
  “不好,既然你错了,那告诉我那你哪错了,”我故意沉声对旭天阳说道,我相信旭天阳,他是想不出来这个阴招的。“老实交代,是不是胖子指使你这么做的。”
  “七哥,胖子他,他说不让我告诉你的。”旭天阳对我说道。
  “额……”我愣了一下,果然是他,然后看着旭天阳,接着问道,“那你以前认识叶蓓蓓么?”
  “没有,我不认识她。”旭天阳拍着胸脯向我保证道。
  “恩?”
  “七哥,我真的不认识啊,我承认,我今天来是因为,但是那是胖子他们说的,不关我的事啊,你要收拾就收拾那个胖子去。”
  胖子那家伙要是知道旭天阳这么容易就把他卖了,不知道会不会吐血,至于他和胖子,当初我和旭天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和胖子他们一起的,所以他们认识也很正常。
  在加上现在旭天阳是保安,经常在下面会和胖子那些服务员接触,里面还有我的关系,他们很熟悉了也很正常,而胖子又视叶蓓蓓为女神,看现在的情况,胖子似乎也知道了叶蓓蓓是我的女朋友了。
  我心里大概的明白了怎么回事,胖子这家伙是诚心的,想要弄成现在的这个场面的。我又看了下客厅那边,家就两张床,这三个人……
  我摇摇头,算了,进去再说吧。
  就在这个时候,旭天阳又告诉了我一个非要把胖子给杀了的理由,旭天阳说,“胖子之前套出了嫂子这些天和你住了很久,然后他告诉我,根据他这段时间的目测,从嫂子走路的姿势,还有双腿间的距离来看,以及……,很多很多的理由,我当时都听不下去了的,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嫂子还是处女,所以才今天让我……,”
  说到这的时候,旭天阳看到我面色不善,急忙对我解释道,“咳咳,七哥,不要生气,这些都是胖子说的,可不是我说的呢,和我没关系的,你要收拾就收拾胖子一顿呢,可千万不能迁怒于我啊,恩,就是这样,我先进去了啊。”
  旭天阳说完就一溜烟的跑到了大厅里,而且往大厅溜的时候,还嘴里小声念叨着,“死胖子,让你欺负我。”抱着头,似乎是生怕我突然给他来一下一样。
  我摇摇头,也往回走去,等我到大厅的时候,叶蓓蓓还在那站着,她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看到我过去了,低声说了一声,“要不,我回家吧。”
  我看了一下叶蓓蓓,她甚至穿好了鞋子。“这么晚了,回什么家,给我乖乖呆着。”我对她说道。
  “那今天晚上我们三个人,怎么住啊。”叶蓓蓓对我问道。
  这个时候旭天阳开口了,“我住一个屋,其他的,随意分配。”
  这家伙一说话我无奈的看着他,这分明是故意这样说的,“七哥,嘿嘿,就不打扰你和嫂子了,我有点累了,你是住哪个屋子的,带我去呗”。旭天阳在那里咧嘴一笑说道。
  “带你去个大头鬼。”虽然我这样说的,但是我还是我让叶蓓蓓先等一下,然后带着旭天阳来到我的屋子里,给他指了一下床,“诺,床有点小,将就一下。”
  我说完旭天阳大大咧咧的去躺着睡觉了,躺了有个几十秒之后,站了起来对我说道,“嘿嘿,七哥,你快出去吧,嫂子还等淮安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吗着呢。”看这阵势是想要把我给推了出去。
  我操,这是我家啊,我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小子……”
  我还没说完,旭天阳就嘿嘿一笑,然后摸着脑袋,“别让嫂子等着急了,不用谢我的哈,咳咳。”然后临了还说了一句,“七哥,不得不说哈,你的床真硬。”
  我踢了他一脚,“不想睡出去睡大街去。”
  旭天阳嘿嘿的憨笑一下,然后急忙躺倒我床上不动了,还大声的说,“七哥的床就是好,硬点有益于健康嘛,嘿嘿”。

  看着床上的旭天阳,我才明白了,原来所有人,都有他闷骚的一面,只是看他愿不愿意表现出来,此刻的旭天阳就充分的向我展现了这一点。
  我出去后,看到叶蓓蓓还在那里坐着,她看到我出来了之后,那粉嫩的嘴唇微微的张开,“那,你……我,今天晚上……”说到后面叶蓓蓓已经满脸通红了。
  上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应该已经共度一晚了,不过当时是哦失去意识的,所以不会有多么难堪,而现在,我们都是清醒的,她的眼中也充满了紧张。
  看着叶蓓蓓的身体,我咬咬牙,最终说道,“晚上我打地铺。”
  听到我的话,叶蓓蓓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不过在她的眼中也划过了一丝淡淡的失望,“睡在地上会很凉的,要不我睡地铺,你睡床上吧。”
  “你是女孩子,怎么能让你睡地铺呢。”走到叶蓓蓓的身前,我轻轻的拉起她的小手对她说道,叶蓓蓓现在也算是我的正牌女朋友了,理所应当对她好点的。
  叶蓓蓓看到我牵起她的手,有些脸红的低下头。
  晚上的时候,我和叶蓓蓓一直在客厅了坐了很久,“蓓蓓,很晚了,快去睡吧。”我又抱了一下叶蓓蓓,开口对她说道。
  “在陪会你。”叶蓓蓓把头埋在我的怀里说。
  我冲她点点头,虽然电视一直开始,我们的眼睛都看向电视,可是早就没有注意电视上演的是什么了。
  看着怀里的叶蓓蓓乖巧的靠着我,其实有时想想,如果没有认识娜娜,只是单纯的和叶蓓蓓在一起也不错。
  “好啦,快去睡吧。”又过了一会,我拍拍怀中的叶蓓蓓,她这才点点头,我去拿了一床被褥,铺在地上,然后冲叶蓓蓓示意了一下,我睡在这里很舒服的,毫无问题。
  叶蓓蓓又叮嘱了我几声,这才走了进去。
  我看着叶蓓蓓走了,深深了叹了一口气,然后躺倒了地上的褥子上,总算是可以好好的休息了,虽然是地铺,但是我心态乐观,这不夏天正好天气热,能够好好的享受一下。
  可是在真正的睡下之后,我知道我错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最怕的是什么……。
  顺带的说一句,我家的隔音效果不好,很不好,在旭天阳的房间里的呼噜声传来,一阵一阵的如同打雷一般,在我耳畔响起。
  我努力了很久,还是没有睡着,虽然是大热的天,我为了让自己的耳朵少受到点煎熬,还是把自己的头埋到被子里,可是让我失望的是,怎么做都没有用,又酝酿了很久的瞌睡,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我干脆站起来,去窗户旁边站着了。
  旭天阳的呼噜声还是从房间里传出,可以说是地动山摇了,看样子,今天是睡不着了。
  在窗户的旁边站了一会,我突然听到门响了一声,我转头,看到叶蓓蓓穿着睡衣,走了出去,看到了我,她冲我淡淡的笑了一下。
  “怎么这么晚还出来呢。”我冲叶蓓蓓问道。
  “我睡不着,你不是也一样。”叶蓓蓓说话的时候,走到了我的身边。
  我轻轻的环住她的腰,把叶蓓蓓拉到我的怀里,触手柔软,当初,我抱着娜娜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
  “你在想什么呢?”叶蓓蓓轻声对我问道。
  我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而是安安静静的抱着她,过了半响,叶蓓蓓向我问道,“是又在在想娜娜呢吧?”
  我看着怀中的叶蓓蓓,这个小丫头太有些机灵了,我稍微表现出来了一点点,她就反应了过来。
  看到我没有说话,叶蓓蓓小声的说道,“我知道我抵不上娜娜在你心中的位置,我也不想强求,能够超过娜娜,只要能在你身边陪着你就好了。”
  说道这的时候,叶蓓蓓的话音,也逐渐的低缓了下去,“如果有一天,她回到你身边的时候,请不许告诉我分手,只是让我默默的退出好不好,让我留下,在你这里的,这最后一点点的尊严。”

  在叶蓓蓓说话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内心的难受,我用力紧紧的抱着叶蓓蓓,对她说了一句,“蓓蓓,不会的,我会好好对你好的。”
  叶蓓蓓在我的怀里“恩恩,”的点着头,我甚至能感觉到她身体的微微颤抖,对叶蓓蓓感觉到有些怜惜了,我何德何能,能让如此漂亮的女孩子对我倾心。
  过了好一会啊,我才感觉到怀里的叶蓓蓓的状态,调整的差不多了,才对她轻轻的说道,“好了,蓓蓓,去睡觉吧,”说到这,我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这么晚了再不睡,明天要长黑眼圈的。”
  “可是我舍不得你啊。”叶蓓蓓的声音从怀中传了过来,“要不,你今天晚上,去陪我好不好。”
  我低头看着叶蓓蓓的眼睛,此刻里面还有着一些水雾,随着眼睛的眨动,楚楚可怜。
  “我只想你今天能够陪陪我。”叶蓓蓓低声说道。
  “恩!”我最终对叶蓓蓓沉重的点点头,然后牵着叶蓓蓓朝卧室里走去。
  我看着叶蓓蓓先躺在床上,然后我躺也上去,由于是夏天,天气很热,所以被子早就被丢在了一旁、
  本来就很狭小的床,我和叶蓓蓓两个人都躺在上面,就差不多是没有多少空间了,我们躺在床上,我轻轻的揽住叶蓓蓓的柔软的纤腰,她靠在我的怀里。
  一时间,怀抱佳人,顿感温馨。
  我低下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叶蓓蓓,我突然想起,在这段时间,我内心以为是叶蓓蓓是我的女朋友了,却没有光明正大的问过她,忍不住对她问了一声,“蓓蓓,你究竟愿意和我在一起,做我的女朋友么?“
  叶蓓蓓听完我的话,抬头,正好对上了我正在看着她的眼睛,她没有躲避,而是对着我的目光坚定的说道,“我愿意。”
  说完后,我感觉到叶蓓蓓的手抬起,勾住了我的脖子,我也没有在客气了,而是直接覆盖住了叶蓓蓓的嘴唇。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大概一直快要到我们都喘不上气来的时候,我才松开了叶蓓蓓。叶蓓蓓满脸娇红的靠在我的怀里。
  “你,真的是初吻啊。”我有些尴尬的说,在刚刚和叶蓓蓓接吻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她唇舌之间的生疏,这种女人天生的自然反应,是装不出来的。
  叶蓓蓓小声的“恩”了一声,躲在我怀里,似乎是不敢看我。
  这算是又坏了一个女孩子的纯洁么?
  也许我有些类似于强迫症吧,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在拿到女孩子的第一次,不管是哪种第一次,都会有了责任,觉得既然是拿了,那就得对她好,不然的话,就不要去做。
  当初对娜娜也是,如果不是娜娜的那句对我失望了,我绝对不会在接受新的女孩子。而这次,得到了叶蓓蓓的初吻,我心里暗暗下决心,自己努力的不辜负这个女孩子。
  接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静静的抱着叶蓓蓓,感受着这份温柔,而心里没有什么邪念,似乎是我如果在去想什么,是对现在这种甜蜜的亵渎一样。

 虽然我知道,我只要一个翻身就能要了她。
  大概武汉癫痫怎么办一直到了早晨四五点多的时候,我们才迷迷糊糊的睡着,最终那个晚上,还是没能和叶蓓蓓发生点什么。
  第二天早晨我还在迷迷糊糊中,就听到外面旭天阳那个家伙在兴奋的跑了过来敲门,而且声音特别大,我都怀疑会不会等我起来的时候,我家门要被他拆了,“旭天阳,你在敲门我出去弄死你。”
  我没有睁开眼睛,直接冲门口喊道。
  我说完就听到外面旭天阳的声音传了进来,“七哥七嫂,你们可得悠着点,可是现在都已经九点多了诶。”说完还装模作样的说了一声,“唉,现在的年轻人啊,最容易沉迷于纵欲之中,原来连我们的七哥都不例外。”
  我操,旭天阳这家伙,大脑里在想着什么呢,昨天要不是他那震天响的呼噜声,我能睡到现在么。
  “你想死。”我闭着眼睛,随手从地下摸起一个鞋子,然后顺着门上的窗户丢了出去,接着就听见旭天阳的一声惨叫。
  这家伙肯定是装的,他站在门口,我丢出去的鞋子怎么能砸到他。
  “七哥,别乱丢东西啊。”他说到这的时候,又看到了一个鞋子被丢了出去,接着旭天阳的声音又传了进来,“额,七哥,好吧,我错了,您忙,不打扰您了,我走了啊。”
  旭天阳说完后,还特地的加重了脚步,让我听到他确实离开了。随着他走了之后,我出了一口气,总算清净了。
  五点多才睡的,现在是九点多,也就是说,我才睡了四个多小时。我闭着眼睛,迷糊的翻了一个身,想伸个懒腰,可是这一个懒腰,却让我一不小心手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那个东西不是很大,让人碰到后感觉很舒服。
  上天作证,我只是大脑没有细想,纯粹的条件反射的又轻轻的捏了两下,突然,我感觉到了不对,猛地睁开眼睛,我刚刚捏的是什么?
  果然我转身一看,叶蓓蓓依然睡在我的身边,看她的摸样,似乎还带着刚刚睡醒的晕懒。乌黑的长发稍微有些杂乱的披在头上,其中几根挡在脸上,更是添加了几分魅惑。
  叶蓓蓓在前几天来我家的时候,已经把她的衣服在我家各样放了几件,她现在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
  而且此刻最为关键的是,我的手放在她的胸脯上,隔着薄薄的睡衣,能感觉到她睡衣里的娇嫩。
  叶蓓蓓满脸的通红,直至衣领内那原本雪白的皮肤,随着叶蓓蓓微微的眨动着她的大眼睛,使她显得更加的诱人。
  我也是男人,此刻看着这样的情况,自然有了自身的反应。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告诉我自己,叶蓓蓓是我的女朋友,我怕什么,然后我自己非但没有收回手,反而一个翻身压了上去,压在叶蓓蓓娇小的身躯上。
  “嗯……”叶蓓蓓的口中,无意识的发出一声低吟,“小七……”,叶蓓蓓刚刚张开口,就让我给封住了她的小嘴。
  娇喘的声音,不断的从叶蓓蓓的口中发出,更加的刺激着我最原始的欲望,我贪婪的吮吸着她的丁香小舌,我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探到了叶蓓蓓的睡衣里。
  很粗暴的攀登上了她那从来都没有人曾经来到过的高峰……我估计当时的我一定是双眼血红。
  但是在最终的那一步的时候,还是停了下来,翻身去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坐了起来,一根一根的抽着烟。
  或许因为我记得,我当初和娜娜也就是什么都做了,只差最后一步,当初一直认为娜娜会是我的第一个女人的,而现在,我怎么能……
  而又或许,在我内心的潜意识中,我给不了叶蓓蓓全部的爱,或许在将来某一天,我就不得不离开,我给不了她确定的幸福。虽然已经亲亲摸摸了,但是亲亲摸摸或许还能安慰自己,找点借口,但是上床绝对不能,这压根不是同一个概念。
  是我太过于固执了,叶蓓蓓还是处女,我没有那个能力能够要了叶蓓蓓的身体。
  看着我起来之后,我感觉到叶蓓蓓的身体一下僵直了,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过了一会儿,在后面抱住了我,半响过后,我感觉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湿湿的。
  我转头一看,叶蓓蓓早已满脸泪痕,我为什么在最后忍住了,她应该能猜到一些吧。我轻轻的把叶蓓蓓拥在怀里,吻干了叶蓓蓓的泪水,抱着她,低声对她说道,“蓓蓓,我们起床吧。”
  又沉默了片刻,叶蓓蓓起身来,默默的穿好衣服,然后冲我强行挤出一个微笑说道,“你不许担心,我没事的”。

(未完待续)

------分隔线----------------------------